九眼桥

应该是有一点进步吧。运动员和拉拉队,参考照片画的。

灵魂画风,难以想象……


吾噶意失败的第一步(。

【蟹牛】论坛体,老板被拐怎么办?!

极短极短的论坛体,蟹牛等。
-------------------

老板被拐怎么办?!

1L 我老板最帅:…如题,这种糟心的感觉要怎么办,感觉就像服侍了几十年的公主要出嫁了…大家遇见这种事怎么办啊。
2L:……
3L:楼主,恕我直言,话要说清楚。不明觉厉的话你这楼会像被人遗忘的臭豆腐一样在角落里除了毛以外什么都长不出的
4L:hhhh我是来看楼主和3楼的比喻的hhhhh,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老板是在火车站遇到拿着糖的坏叔叔了还是带着小姨子跑了还是怎么地啦~
5L:楼上你也是人才2333

6L楼主是完美的:楼上两个,楼主是专有词汇,不要乱用。
7L: 啊!惊现痴汉哥,前排合影!
8L:合影+1
9L: +1
10L:那里有楼主二字,哪里就有痴汉哥。
11L:这…痴汉哥的执念我们懂,楼主就是完美的,乱用是我们不对…问题是这样一来该怎样称呼这一楼的楼主呢?
12L楼主是完美的:楼主自然是完美的。这边,既然是伺候公主的人,那就是侍女啊
13L我老板最帅:…我是男的…
14L楼主是完美的:懂,太监
15L:不!痴汉哥你…!!!!2333333333
16L:你…心疼()1秒钟2333333333
17L:楼上这玄妙的括号233333333
18L:hhhhhhhhh你们几个人好烦hhhhhhhhhhhh不过()啊,这也不能怪别人,谁叫你话不说清楚呢,你要是再不说清楚连()都没喽~
19L我老板最帅:…其实我已经说了,公主出嫁啊。就是说我老板最近好像谈恋爱了。老板以前是一个非常关爱下属,一心工作,很有魅力的人,以前带领我们打败了很多竞争对手,我们所有员工都真心觉得能有这样的老板是很幸运的。结果!最近种种迹象表明,我老板谈恋爱了,而且对方似乎是竞争对手家的公子…老板对我们依然很好,但是现在对这家竞争对手也没什么动作了,本来一天工作12小时的现在都准点下班了…你们能理解我落寞的内心吗?…还有,括号就括号吧,感觉心已死,一切都不重要了…
20L:…… 所以,你觉得我们应该从"公主出嫁"这四个字感悟到上面这么多字?!(╯‵□′)╯︵┻━┻
21L:噗hhhhhhhhhh
22L 踹死老丈人:不要在意了,没看见括号已经生无可恋了吗哈哈,,那么既然括号觉得这一楼都是语文能力很好的人,就让本天才来大胆猜测吧~既然是公主,喜欢的也是对家的公子,那么老板就是女的。看括号哥的话意,公司应该还比较大的。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1L“侍奉了几十年的公主”这一句呢?注意是几十年哦~公主是有年纪的公主了~综上所述,满足以上所有条件并且现在还没结婚的广受下属爱戴的老板,是不是暗X的圣总?!说,天才的我是不是猜对了!
23L我老板最帅:不,老板是男的,注意我的ID
24L:楼上好棒!这样就分析出来了,话说受这么大打击的括号君也是痴汉呢
25L:诶?!!
26L: 啊……
27L:22哥和24哥啊…
28L:hhhhh恕我不厚道的笑了
29L:hhhhhhhhh
30L我的床病了:没办法,22楼又没带脑子,除了2也真不剩什么了。友情提示,那个对家的公子你认识。

TBC

当初小王不咳嗽被教授看破的真实原因


再刷一遍剧得到的微段子

——————

化名神弈子的默苍离已经在棋桌前坐了很久了。弈棋原本是一件愉悦的事,相比于面对一屋子鱼唇聒噪的尸体,面对眼前这个穿着贵气的苗疆王族已经好的多了,更何况今天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然而现在,默苍离却感到十分的烦躁,简直要控制不住的开启嘲讽模式了。原因就在于,眼前这个人咳嗽的……太有规律。每当某位穿白绿衣服的女官出现的时候,北竞王咳得尤为利害。

“咳咳咳,咳咳咳咳”,北竞王每下几步棋就咳一阵,简直要把自己的肺咳出来。

几次之后,自然引得身后的女官一阵紧张。

“王爷,你怎么了,要不要休息”穿着白绿衣服的女官走上前,北竞王好像真的要不行了一样,虚弱的往后一靠,直接靠在女官的胸脯上,头深深的埋进女官的胸脯中,还一脸陶醉,哦不虚弱的闭着眼,蹭了蹭……偏偏女官还毫无知觉的一个劲地嘘寒问暖。哦,北竞王你做的很顺手嘛。

想必前面几位弈棋者也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完成棋局的吧。

默苍离:……呵呵

好像是感受到了神弈子的目光,北竞王缓缓睁开双眼,表情上略带歉意的向对方解释:“哎呀,小王这身体总是这样,让贵客见怪了。”

“怎么会”默苍离说:“这个季节太过炎热,王爷体虚也是正常。在下只是想到这个季节饮些百合最能平喘消暑,看王爷的身体状况,也应该多进类似的药膳。”

“啊,是了”身后的女官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王爷,这位先生说的对。金池现在就去厨房准备一些消暑的饮食。”

北竞王刚想说什么,身后的女官就让另一个侍女过来服侍,自己离开了。

北竞王:呃……

这时默苍离又开口了:“对了,听说苗疆狼主与王爷交好,狼主也擅长医术,今天王爷身体似有不适,是否需要通知狼主?”

“这……!!”北竞王尴尬一笑,“多谢先生关心,小王只是略感体虚,不必了。”

接下来女官没回来的的时间,体弱多病的北竞王果然一声也不咳了。

接下来,默苍离免不了又要意有所指讲几句话。不得不说,在默苍离的口舌攻击下还能以平手完成棋局的北竞王,果然能忍。

当然,事后教授也表示,那次下棋还没有尽全力呢,毕竟嘲讽才是主要做的事。


夜晚,血色琉璃树,冥医迎接回来的默苍离。

冥医:“哟,苍离你回来了。今天这个怎么样啊?”

“他不行”默教授表示“这个人太虚伪了。”